中国白酒网
您当前位置:中国白酒网 >> 行业资讯 >> 白酒动态 >> 浏览文章

18家白酒上市公司9成扩产,产能“逆战”,谁能穿越周期?

2020/6/28 6:21:06酒业家团队 酒业家 【字体:

    【中国白酒网】这一轮的产能扩张将如何改变酒业格局?
    白酒产业正在上演销量与产量“缩盘”之下的产能“逆战”。
    近年来,白酒销量连续下降。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白酒行业(折65度)的销量累计值,2016年~2019年依次为1305.7万千升、1161.7万千升、854.7万千升、755.5万千升。也就是说,最近四年里,白酒总销量下降了42%。
    与销量下滑同频的是白酒产量。据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白酒行业规上企业产量达到785万千升,同比下降0.8%左右,对比2016年顶峰1318万千升,四年之间下降了533万千升。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规模以上酒企从2016年的1600家减少到2019年的1100家。
    但与销量和产量双萎缩相背的是,近两年,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共16家公司实施或提出产能扩张计划,占比近九成。2016年至今,30亿元规模以上的酒企基本上都启动了以扩张产能为目的的技改、原粮基地、酒库、灌装中心等项目。
    随着白酒新一轮密集“技改扩产”,“产能过剩”“消化不良”的担忧油然而生。那么,在产销量双降的背景下,白酒密集技改增大产能的动因是什么?密集扩产到底将会给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这场产能“逆战”中,谁能率先穿越周期?
    1
    新一轮扩产运动来临
    白酒密集扩产的动因是什么?
    过去的中国白酒行业习惯于把目光聚焦于价格、渠道与营销上,当下,白酒已进入到品牌竞争和规模竞争的时代,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产能,不是万能的,但缺少产能,是万万不能的。
    由此,新一轮扩产运动已然开启。
    茅台计划投资83.8亿元扩产茅台酒和系列酱香酒;五粮液投50亿元建五粮液陈酿仓储包装项目;泸州老窖建10万吨酿酒技改项目、20万吨智能化灌装生产线项目;习酒总投资80亿元扩产;古井贡酒出台高达89亿元的技改方案;汾酒规划到2020年原酒产能将达到20万千升;今世缘自筹14.7亿扩产;口子窖拟投入13.60亿提升产能;伊力特自筹9亿技改……
    而在酱酒热的风口之下,酱酒群体更是掀起了一场扩产高潮:
    在前不久披露的招股书中,郎酒股份以超过一半募资扩张酱香酒基酒产能。郎酒拟募资74.54亿元,其中42.74亿元用于扩张酱香酒产能,占募资总额的57.34%。这会让郎酒在两年后新增酱香酒基酒产能2.27万吨。达产后,郎酒的酱香酒基酒产能将达到5万吨。这让汪俊林有底气放言:“我觉得青花郎还要用5-10年的时间,去追赶茅台。”
    同样已披露招股书的国台酒业在年初成功并购怀酒后,规划“十四五”期间,由母公司天士力集团追加30亿元投入用于技改扩产,争取把国台酒业产能提高至2万吨。
    丹泉酒业计划今年投资3.2亿元,对酱酒生产车间、酱酒贮存基地进行技改扩建项目建设,项目建成后,公司酱香型白酒年产量将达到2万吨以上,贮藏量提升到10万吨以上;贵州安酒则在习水县土城镇投资50亿元,规划2万吨酱酒产能,打造“赤水酒谷”项目,计划2020年实现产能1万吨;金沙酒业也在今年年初公布了扩产计划,每年新增5000吨,累计新增1万吨产能;四川茅溪镇成为热点,泸州市方面计划投资200亿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声称要“再造一个茅台镇”……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6年以来,白酒上市企业已累计投资近400亿元用于扩产和技改。而由当地政府推动的产能扩建和产业投资更不计其数。
    那么,白酒密集技改增大产能的动因是什么?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表示,一二线酒企度过2013-2015年的盘整期后,挤压增长时代的到来,让它们普遍再次进入量价齐升阶段,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茅五泸洋剑汾郎”这七家的合并市占率在2018年已达33%,因此一二线酒企有动力也有实力进一步扩大产能。
    北京圣雄品牌营销策划机构创始人邹文武表示,名酒厂在技改过程中的核心思路就是让好产能更好,生产出更多优质的中高端白酒,让“差”的产能变好,生产出更多有价格优势的中低端产品,这样保证在制造迭代过程中,能够迎合时代发展的需要,走向机械化自动化管理,而不是停留在高能耗人耗的传统酿造技艺中。
    在酒业家看来,在上一轮“黄金十年”周期后,中国酒业开始由速度型引领向质量型引领发展转变,从2016年以来行业净利润增速开始跑赢营收增速,在这样的氛围下,酒企开始从产品结构的调整方面进行发力,增加中高端酒的产能成为众多企业的共同选择。
    2
    产能扩张的A、B面
    在高端白酒量价齐升的当下,产能已经成为影响茅五泸等头部名酒业绩再增长的关键因素。据统计,在2019年的高端白酒总体销量中,茅台大约2.7万吨,五粮液2.3万吨,国窖1573不到1万吨,三家巨头合计不到6万吨。这相对于白酒市场的年销量来说,体量占比极其微小。
    本轮扩产运动可能带来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高品质基酒与高端酒的产能将得到有效放大。
    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曾表示,中国的高品质白酒不足国内白酒产量的1%,高端白酒目前仍然处于极度稀缺状态。
    优质基酒对于白酒企业的发展可谓是根基,是基业长青的保证。当年山西假酒案之后,汾酒在受到冲击时能力搀狂澜,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将酒库中的老酒拿出来装新瓶出售,让消费者备感其品质一流,迅速消除负面影响。
    郎酒曾历经波折,哪怕当年改制,以及2012年-2013年企业寒冬的时候,其基酒的生产也没有停。2002年之前,郎酒年产酱香型白酒不到2000吨、浓香型约5000吨,而2020年,郎酒的高端酒产能已达3万吨。
    在五粮液的规划中,到2020年,通过技改扩建到30万吨纯粮固态产能,2020 年普五产能达 3 万吨,综合优酒率在10%以上。
    泸州老窖斥巨资实施技改项目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将用于生产中端产品的老窖池置换出来专注于生产高端产品国窖1573。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表示:“确保2020年新增纯粮固态基础酒产能6万吨;2021年完全投产后,实现年新增销售收入400亿元、利润80亿元、税收近100亿元,实现再造一个泸州老窖。”
    重视优势产能的提升,着眼于未来占位是白酒企业集中扩产的A面,但扩产的另一面也相伴而来:砸巨资技改扩产是否会出现产能过剩?酱酒虽热,一旦碰到经济下行,酱酒新增产能集中放量,会不会毁了酱酒品类的价值?
    以上一轮的白酒扩产潮来说,部分企业其实并没有尝到产能提升后带来的“甜头”,就先尝到了盲目扩产的苦果,有些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关闭一些生产基地,有的原酒生产企业更是深陷产能消化的泥淖。这正是白酒产能扩张的B面。产能扩张没有了“紧箍咒”也很危险。
    有行业人士表示,不遵循市场规律,产能过剩和无序发展是行业的真正危机。
    3
     “逆战”之后,谁穿越?谁落跑?
    产能的天平上,有的砝码在加重,有的则在减轻。
    这轮技改与扩产之后,优质白酒的产能再放大,获得了产能优势(即制造成本更低的高品质酒产能)的企业将更容易抵御风险,穿越行业周期,赢得下一轮竞争的先手。
    晋育峰表示,可以预见的是,一二线酒企的合并市占率仍将持续提升,名酒扩产仍将持续,仍将进一步挤压省酒龙头以下酒企的生存空间,未来酒企重组、产业整合是必然趋势。
    邹文武表示,未来几年随着各大酒企的在技改扩产之后,制造成本更低和效率更快,将重塑中低端白酒市场的格局,并且全面打击和打压区域白酒企业,从而使得行业朝高度集中前进,有了总成本领先优势后,名酒厂的屠刀势必砍向没有制造优势和品牌优势的区域二三线白酒企业。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表示,未来10亿级以下的企业将受到严重挤压,只有头部企业产能的扩张才能穿越产业周期,省内龙头以下的中小企业、以市县为市场的企业、主流产品价格约100元以下的企业,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从区域白酒产量占比变化来看,白酒产量已呈现向四川、贵州等名酒产区集中的显著特征。通过对比2011年和2018年各省市白酒产量占比变化情况可以看出,此期间内河南、山东、吉林、河北、黑龙江、内蒙古、辽宁等地区的白酒产量占比份额大幅下降,而四川、贵州、江苏、安徽等地区的白酒产量占比明显上升,其中,四川白酒产量占比上升最快,占比增长了10.96%。
    显然,从产区的产能PK上说,在政策推动之下,川酒的发展将会更加有优势。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