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网
您当前位置:中国白酒网 >> 行业资讯 >> 酒鬼酒 >> 浏览文章

酒鬼酒:甜蜜素背后的全面战争

2020-1-13 22:15:51陈俊宏 网易 【字体:

    【中国白酒网】继2012年遭遇“塑化剂”风波后,酒鬼酒在2019年的年末再次遭遇“甜蜜素”风波。随着媒体广泛曝光上述“甜蜜素”举报,在二级市场酒鬼酒的十余亿市值迅速蒸发。
    2012年-2013年的塑化剂事件、亿元资金失踪案等系列风波,一度令酒鬼酒的经营与业绩陷入低谷,但在中粮团队介入操盘、加上行业迎来景气周期,从2016到2019年度,酒鬼酒的营收稳步攀升迈过10亿大关,净利润连续2年将超过2亿。
    业绩脱胎换股的背后,其实是酒鬼酒新管理层对原有产销链的重整,和不见硝烟的战争。
    记者发现,此前经销商与酒鬼酒公司的供货、包装业务盘根错节,本次经销商打出“甜蜜素”的当头棒喝,其实只是酒鬼酒这场产业链全面战争的冰山一角。
    事件对酒鬼酒的影响,不始于甜蜜素,也不止于甜蜜素。
    四个“石头”砸晕“酒鬼”
    2019年12月17日,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公司(下称“来今雨轩公司”)法人代表石磊向媒体实名举报,称其仓库里封存了5万瓶酒鬼酒,被检出添加了“甜蜜素”。据他介绍,之所以举报是因为上述产品检出了“甜蜜素”,故他不敢将产品流向市场,但酒鬼酒方面又不肯赔偿他的损失。
    2019年12月18日,石磊向湖南湘西市场监督管理局实名举报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问题。“请求监管部门对酒鬼酒供销公司生产的酒类产品违法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甜蜜素的事实情况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放任不合格产品在消费市场流通的行为进行调查;对酒鬼酒供销公司作出处罚决定,维护消费者权益”。
    石磊和他的公司是酒鬼酒的经销商,也是此次被检出甜蜜素的酒鬼酒产品—“54°500ml老酒鬼酒”的总代理。
    甜蜜素(环己基氨基磺酸钠)属于非营养型合成甜味剂,甜度比白糖高40倍,过量摄入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造成危害。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2760-2014),甜蜜素在白酒行业里禁止添加。
    随着媒体广泛曝光上述“甜蜜素”举报后,在二级市场酒鬼酒的十余亿市值迅速蒸发。
    在沉寂数日后,2019年12月21日,酒鬼酒方面发布声明,称酒鬼酒公司严禁添加甜蜜素,也从未采购过甜蜜素。近年来酒鬼酒产品经国家及地方各级食品安全监督抽检,合格率100%。同时,酒鬼酒还在声明中表示,酒鬼酒原经销商石磊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请求。“公司对石某的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21日当天下午,石磊也再次发声,称酒鬼酒的公开声明是“避重就轻、绕过核心事实部分”,希望酒鬼酒主动邀请检测机构等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以及其他酒品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公开检测。
    2019年12月22日晚间,酒鬼酒发布公告,称石某手中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产品于2012年生产,为石某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公司已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酒鬼酒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公司无法接受也未同意经销商石某的要求”。
    2019年12月24日,湖南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向外界表示,湖南省市场监管局于当天下午3时开始对酒鬼酒“甜蜜素事件”进行调查,本次抽查将在长株潭范围内进行随机抽查,届时抽查结果将向社会公布。
    同日,湘西州市场监管局清点争议产品数量,并对库存产品实行有效管控,禁止流入市场。
    2019年12月25日凌晨,石磊再度发布声明称,湖南省市场监管局抽查的是市场流通的酒鬼酒,对于其库存的争议产品,则是责成湘西州市场监管局严加管控。石磊表示,“再次请求监管部门,对封存在库的54度老酒鬼酒进行检测”。
    25日夜间,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近三年湖南省白酒抽检监测情况。结果显示, 2017-2019年期间,对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白酒抽检监测总计64批次,全部合格。
    2019年12月26日,湘西土家苗族自治州市场监管局向酒鬼酒甜蜜素事件举报人石磊送达了投诉举报不予受理告知书,称因该投诉经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根据相关规定,经研究决定不予以受理。石磊随后对外表示:“不服,将申请复议”。
    2020年1月1日,石磊对外表示,决定近期暂不申请复议,将先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
    截至目前,记者曾多次致电酒鬼酒董秘李文生和中粮酒业,希望了解此次酒鬼酒的检测结果,但李文生方面均表示相关检测结果会在酒鬼酒官网公布,但截至目前,其官网仍只有2019年12月22日发布的澄清公告。
    酒鬼酒与石磊的全面战争
    据了解,在此次酒鬼酒“甜蜜素”事件的是背后是石磊与酒鬼酒的利益纠葛,因果超过十年。
    酒鬼酒一向以其由美术大师黄永玉在2007年设计的布袋包装为外界所熟知。但此前不为人知的是,石磊与黄永玉关系密切,2006年就署名出版过一本《黄永玉的七七八八》。
    2007年6月21日,黄永玉就与石磊的公司签订了协议,黄永玉将该包装设计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了石磊公司,换言之,在2007年目前被外界所熟知的酒鬼酒包装是石磊所有。
    7天之后的2007年6月28日,石磊公司与酒鬼酒公司签订《“酒鬼酒”新版包装设计知识产权使用权转让合同》,将其获得的上述知识产权转让给酒鬼酒公司,但石磊并没有向酒鬼酒收取设计和版权费用。
    另一方面,石磊及其控制的公司,以此为契机,开始介入酒鬼酒的酒水经销与包装生产业务。
    根据石磊公布的举报材料,2012年4月,石磊控制的来今雨轩与酒鬼酒签订《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约定来今雨轩代理销售酒鬼酒54度500ML老酒鬼酒,结算价为238.8元/瓶。
    这种产品定制模式在大酒企和经销商之间非常常见,一些实力雄厚的经销商与酒厂合作开发产品,经销商获取专属的渠道产品,这样经销商不但可以进行其利润的最大化,而酒厂也可以借此增加销售额。
    在支付3000万货款后,石磊收到了酒鬼酒提供的12万余瓶产品。
    但据石磊介绍,在销售过程中,2016年他收到经销商投诉,称产品含有甜蜜素。石磊随后向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测中心以及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多次送检54度老酒鬼酒产品,《检验报告》显示酒鬼酒交付给石磊的产品中被检出含有甜蜜素。
    2017年,石磊将酒鬼酒供销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损失赔付,但并未得到法院支持,最终他选择了向媒体公开举报。
    而2019年12月22日酒鬼酒发布的公告,也对双方此次的纠纷进行了更详细的披露。公告显示,在2012年石磊以3000万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共计125624瓶上述定制产品后,2013年2月,石某以市场环境不好等为由,要求酒鬼酒为其免费提供40吨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而酒鬼酒方面在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曾陆续生产了8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40吨酒水),作为市场政策支持,无偿赠送给石磊。
    然而随着2016年酒鬼酒被中粮集团正式纳入旗下并向其派遣了全新的管理层,石磊与酒鬼酒之间“和谐”的关系也被打破。
    据悉,受当年塑化剂事件影响,在中粮入主酒鬼酒的2016年初,新的酒鬼酒管理团队为了规范市场秩序,提振渠道信心,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给予合理补偿。
    此时的石磊要求酒鬼酒将其手头库存的所有54度500ml老酒鬼酒产品共计125509瓶以238.8元/瓶的结算价格进行回购,这些酒中包括2012年石磊订购销售剩下的51300瓶,和2015年酒鬼酒无偿赠送的有74209瓶。
    关键问题是,石磊还提出按照200元/瓶的标准对前述所有产品因未能实现预期销售可能造成的损失,及其在广告投放等方面发生发生的费用1000万元提出赔偿要求。而这些要求被酒鬼酒公司新任管理层断然拒绝,最终双方多次对簿公堂直至石磊公开举报。
    另一方面,石磊与酒鬼酒的包装生产合作也陷入了冲突。
    根据早期包装授权时的合同约定,酒鬼酒在此后订购“酒鬼酒新版知识产权”新版酒鬼酒包装物时,不论采取何种确定供货商的方式,石磊公司均享有在同等供货条件下的优先权、知情权,也就是说,酒鬼酒的包装订单在同等供货条件下,应优先由石磊控制的另一家公司湖南金泉包装印务有限公司生产。
    然而这一切随着中粮的入主发生了变化,数据显示,在所有酒鬼酒包装采购中,来自石磊公司的包装产品占比在2011年和2012年分别高达57.78%和69.83%。而这个数据在2016年则为0。
    也正是在2016年,石磊向相关部门送检其买断定制的酒鬼酒产品,并发起多个诉讼起诉酒鬼酒公司。据媒体报道,当时在检测出甜蜜素后,石磊曾去和酒鬼酒新任管理层商量如何处理,但中粮方面并不愿意为酒鬼酒的“前任”们买单,最终双方不欢而散。
    多个疑团仍未解开
    虽然“甜蜜素”事件已经爆发十余天,但仍有许多疑团尚未解开,而其中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就是石磊提到的产品中检出的甜蜜素的来源。
    石磊提供的国锦(上海)检测技术有限公司2016年5月4日的《检验报告》显示,送检样品白酒中的甜蜜素测定值为0.384mg/L。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测报告显示,甜蜜素测定值为0.344 mg/kg。
    而不论是酒鬼酒发布的声明还是公告中,均未正面回复其产品所检测出的甜蜜素从何而来,只是反复强调公司严禁在产品中添加甜蜜素,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
    同时,酒鬼酒反复在公告和声明中指出,石磊举报一事源于“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被公司严厉拒绝”。但2016年初,的确是酒鬼酒新任管理团队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给予合理补偿,换言之,石磊突出要酒鬼酒进行补偿在合理范围之内,但目前上述逾12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均被相关政府部门要求封存,那石磊的相关产品赔偿是否还应当找酒鬼酒公司要呢?
    另一大关键问题,是酒鬼酒的甜蜜素,是否仅存在于12万瓶“54度500ml老酒鬼酒”之中?酒鬼酒产业链上的内参酒、湘泉酒会不会检测出问题?
    此外,12月25日晚,湖南省市场监管局公布最新对长株潭地区酒鬼酒流通产品的抽检结果,专项抽检的30批次酒鬼酒产品均未检出甜蜜素(定量限0.0001g/kg),符合标准要求。但上述湖南市场监管局给出的结论似乎和此次“甜蜜素”事件中涉及产品并没有什么关系。
    此外,回顾近十年来中国食品行业所爆发的食品安全事件,涉案的企业无不是第一时间公布相关的检测报告原件自证清白,但截至目前不论是酒鬼酒还是湖南市场监管局均未对外公布详细的报告。
    酒业分析师蔡学飞曾指出,酒鬼酒送检市场流通产品也是给消费者吃定心丸,但也有转移注意力的目的,毕竟发生公开举报,无论有没有责任,对于企业都是有损害的,最好的方式就是积极面对,回应问题。只不过酒鬼强调自身的产品是合格的,还是需要相应的检验报告来作证。
    在蔡学飞看来,在这一轮白酒增长之中,酒鬼酒作为区域酒企本身品牌和体量都偏小,因此增长缺乏长期支撑,估值偏高。“塑化剂之后酒鬼酒虽然逐渐走出恢复期,但这一事件又引发了市场的关注。但此次事件爆发又让外界发现酒鬼酒的核心包装知识产权等并不在酒鬼酒手里,这也对酒鬼酒未来的长期发展增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说到底,“甜蜜素”风波,展露的只是酒鬼酒产业链冲突的冰山一角,更多细节与真相,请留意后续追踪。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