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网
您当前位置:中国白酒网 >> 行业资讯 >> 金种子酒 >> 浏览文章

金种子酒大股东换帅背后

2019-10-23 8:53:24佚名 蓝鲸财经 【字体:

金种子酒大股东换帅背后:业绩五连跌后“盈转亏” 转型中高端遇挫

 

    【中国白酒网】10月21日,金种子酒(600199)对外宣布,母公司董事长宁中伟卸任。这位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一位女掌门人是否会继续执掌金种子酒引发了业内的关注。另一方面,金种子酒做为徽酒四杰之一,近年来业绩持续低迷,今年上半甚至年净利润盈转亏,抱以重望的中高档白酒也难堪大任。而这一切,势必对金种子的掌门人提出考验。
  母公司掌门人变更
  10月21日晚间,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酒)对外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种子集团)换帅,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宁中伟卸任,由阜阳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贾光明继任党委书记职务,并提名为金种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人选,履行相关程序。
  金种子集团是国有企业,隶属于阜阳市国资委,作为金种子酒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7.1%。宁中伟同时任金种子酒董事长一职,对于其是否会同步卸任,蓝鲸产经记者致电金种子酒董秘办,对方表示,近期会出公告,以公告为准,并以“即将发三季度财报,在窗口期”为由拒绝了进一步采访。
  根据媒体报道,此次金种子集团主要领导调整,是阜阳市委市政府从全市工作大局和金种子班子建设方面,通盘考虑、慎重研究作出的重要决策。阜阳市委统战部部长王朝晖在干部大会上指出,贾光明政治立场坚定,党性观念和大局意识很强,历经县市区和市直单位多岗位锻炼,熟悉经济运行规律、工业和企业发展政策。由其担任金种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是合适的。
  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政府官员空降酒企任一把手的情况不少,如茅台五粮液以及汾酒皆是如此,这也直接说明了政府机构对于地方骨干企业和大型国有企业的重视程度日益提高,对于其领导任用也越来越慎重;但从业绩来看,金种子酒在本土市场份额逐渐萎缩,这与其市制和市场机制僵化不无关系,若金种子酒掌门人同步更新,那么摆在新帅面前还有不少难题。
  资料显示,贾光明,1971年出生,199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历任界首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颍泉区委常委、区政府副区长;颍州区委常委、区政府常务副区长;阜阳市工商局党组书记、局长。从其资历来看,企业管理经验较少,能否领导金种子酒走出业绩低谷还要打一个问号。
  业绩承压掉队
  白酒行业向来有着“东不入皖”的说法,安徽是白酒生产、消费大省,其竞争激烈程度非其它省可以比拟。
  做为徽酒四杰之一的金种子酒,早在1998年挂牌上市,在省内诸多拥趸。资料显示,金种子酒主要从事白酒及药业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其中以白酒为主营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柔和种子酒、柔和经典种子酒、六年金种子等,中高档白酒系列为馥合香金种子和恒温蕴藏金种子年份酒。
  2012年,金种子酒业绩迎来高点,营收达到22.94亿元,净利润5.61元。同年,徽酒四杰的另外三家古井贡酒、口子窖和迎驾贡酒的营收分别为41.97亿元、25.07亿元和33.54亿元,即古井贡酒的业绩将近是金种子酒的两倍,而后者与口子窖的业绩相差仿佛。
  随后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金种子酒的业绩也迎来连年下挫,其营收从20多亿元一路掉至2017年的12.9亿元,净利润也在2017年降到低位,为0.08亿元。
  由于连续五年出现营业收入、净利下滑,金种子酒还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对此金种子酒的解释为随着消费的持续升级,市场主流价位上移,公司销售结构中占比较高的柔和种子酒、祥和种子酒等产品已逐渐脱离市场主流价位,导致产品销售出现逐年萎缩;公司当前市场主推产品金种子系列年份酒正处产品培育期,仍未完全突破上量,双重因素叠加,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下降、利润下降。
  此外金种子酒认为,安徽白酒市场竞争激烈,尤其是柔和种子酒等大众价位产品竞争更加激烈,也是导致其业绩下降的原因之一。
  直至2018年,金种子酒的窘境才得到缓解,当年业绩有过小幅度上扬,但是2019年上半年,金种子酒再次交出尴尬的成绩单。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金种子酒实现营业收入约为5.06亿元,与去年同期5.49亿元相比,下滑7.8%;净利润亏损3178.34万元,与2018年上半年0.06亿元相比,巨跌629.21%。
  同期,古井贡酒、口子窖和迎驾贡酒三家上市徽酒企业的营业收入一项则为59.88亿元、24.19亿元和18.82亿,即金种子酒与口子窖已经相差约5倍,而与古井贡酒则要相差10倍有余,甚为悬殊。
  金种子酒总经理张向阳在投资者集体接待日时表示,因公司目前销售主要来源于安徽市场,因此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省内同行业企业。
  但是据东北证券的数据显示,在安徽市场中,古井贡酒占比23.86%,口子窖占比14.24%,迎驾贡酒7.81%,金种子4.23%,其他占49.86%。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峰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经过大浪淘沙,徽酒的竞争格局已经被打破,金种子酒在业绩滑坡中被越甩越远,已经跌出徽酒第一梯队。
  中高档产品难突围
  近年来,针对业绩疲态,金种子酒也一直在进行调整。
  张向阳此前公开表示,公司正积极调整产品结构,并将进军中档白酒市场作为目前的核心营销战略。
  然而从财报来看,金种子酒的中高档酒便一直并没有得到提振,2018年其中高档酒营收为6.3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9.78%,毛利率也降低了1.87%。2019年上半年,金种子酒中高档酒的营收为2.34亿元。
  除此之外,做为金种子酒的大本营安徽市场,2018年的营收为10.58亿元,同比下滑4.64%。而该项数字在2019年上半年则为2.42亿元。目前来看,能否达到去年同期的销量还有一定悬念。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安徽做为金种子酒的大本营市场,本应为企业贡献规模和利润,但实际却走势疲软。从市场环境来看,金种子酒所在的安徽市场,强势酒企环伺,竞争尤其激烈,且均在加大市场投入,下沉渠道抢占中低端市场,金种子酒一向靠高度铺货的营销模式占据市场份额,缺少品牌黏性,尤其是中低端产品对于价格敏感的消费者而言很难建立销售优势;其次,金种子酒的市场运营机制僵化,对市场环境变化响应不及时,以致被消费升级引起的价格带上移所抛弃;此外,金种子酒主打的低端盒酒,对应的是价格敏感型的经销渠道,由于市场萎缩渠道利润逐步摊薄,因此渠道表现出信心严重不足,恶性循环造成业绩进一步下降。
  白酒营销专家晋育锋进一步指出,金种子酒没有赶上产品升级的风口,事实上在10年前左右,按照当时产品价格带横向比较,其它主要徽酒企业均在竞争80-100元价格带,而金种子酒则是在40-60元价格带竞争,金种子的主流产品价位是最低的。且此次金种子酒并没有赶上产品升级的风口,以至发展掉队。未来金种子酒或可能精准定位,通过细分价格突围,成就150元以下细分价格带的区域市场领导者。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