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白酒网
您当前位置:中国白酒网 >> 行业资讯 >> 水井坊 >> 浏览文章

水井坊反悔:拒绝支付离职员工27万补偿金 却接连败诉

2019-1-7 9:03:55五谷财经 五谷君 新浪财经 【字体:

    【中国白酒网】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四川水井坊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水井坊”)、张某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引发关注。
  上诉人水井坊因与被上诉人张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成都中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驳回水井坊的上诉诉求。
  据悉,2016年7月1日,水井坊与张某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约定甲、乙方双方签订自2016年7月1日起至2019年6月30日止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乙方同意接受甲方安排创新部经理岗位工作;
  双方约定每月工资为5万元,绩效奖金9000元且按照甲方年度绩效奖金方案执行。
  2017年1月19日,张某向水井坊递交了《离职申请》,载明“因个人原因,现自愿提出离职申请,最后工作日:2017年1月31日”;
  张某同时填写了《员工离职申请表》,载明“离职原因:个人原因”,水井坊各部门负责人及总经理在该申请表上签名同意。
  同日,水井坊与张某签订了《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载明“经甲、乙双方平等自愿协商一致,就解除双方劳动关系。
  双方达成的协议显示,水井坊同意在张某妥善办理所有工作移交手续后支付乙方经济补偿金计人民币27.6335万元。
  这个经济补偿金为5个月工资,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规定:补偿金月工资应为劳动者解除劳动合同前12个月实际平均工资。
  水井坊在该协议书上盖章,张某在该协议书上签名并捺印。
  2017年8月7日,张某向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请求如下:
  1.水井坊向张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27.6335万元;
  2.水井坊向张某支付2017年1月31日前的绩效奖金4.05万元。
  2017年11月1日,成都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如下裁决:
  一、水井坊在本仲裁裁决书生效后5日内以现金形式一次性支付张某经济补偿金27.6335万元;
  二、驳回张某的其他仲裁请求。
  水井坊不服该仲裁裁决,遂在法定期限内诉至一审法院,不仅拒绝支付张某经济补偿金,还要追讨已经支付的绩效奖金。
  《五谷财经》注意到,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水井坊是否应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金27.6335万元;
  二、张某是否应退还水井坊向其支付的绩效奖金12.9055万元。
  依照有关规定,一审法院判决水井坊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金27.6335万元,并驳回水井坊的其他诉讼请求。
  换言之,水井坊一审败诉,但是,与总经理范祥福“不服输”的性格一样,水井坊继续选择上诉。
  本案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成都中院对此予以确认。
  对此,成都中院评判,水井坊与张某于2017年1月19日签订的《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明确载明,水井坊与张某经协商一致,双方同意自2017年1月31日解除劳动合同,水井坊向张某支付经济补偿金等内容。
  该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水井坊应当按协议履行义务,其要求不支付经济补偿金的理由不能成立。
  同时,解除劳动合同,通常由合同的一方率先作出意思表示,但这并不排除双方经协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
  因此,即使张某主动申请辞职,也与双方最终达成协议不矛盾,而且恰恰能够印证双方协商的合意过程。
  水井坊与张某共同签署协议的行为,系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合意解除劳动合同并给予经济补偿的意思表示。
  如果水井坊认为协议与张某主动辞职的意思表示不一致,也是因水井坊的签署行为而引起,故水井坊认为二者的意思表示相矛盾,应当由引起矛盾的水井坊公司承担不利后果。
  因此,成都中院认为,一审法院确定水井坊承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责任并无不当。
  另外,水井坊认为协议约定的经济补偿金高于《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关于经济补偿的计算标准,但该约定不损害张某的合法权益,是水井坊对自身权利的有效处分,属有效约定,故水井坊应当向张某支付约定的经济补偿金27.6335万元。
  综上所述,成都中院作出判决,水井坊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受理费也由水井坊承担!
  “纵观整个案件,可以得知,水井坊通过白纸黑字的方式,同意支付离职员工张某的经济补偿金,结果又要反悔,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不利于塑造水井坊的企业诚信,作为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的范祥福应该自省,”一位酒企中层人士告诉《五谷财经》,一家企业的行事风格与其主要负责人有着很大关系,不过,建议酒企在对待员工上要多一分人文关怀,否则,最终就会像水井坊一样,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日前,基层员工不满工资待遇较低,导致江苏一家大型白酒企业陷入涨薪风波之中,这都警示酒企在业绩快速增长的同时,不要忘了让基层员工一起分享红利。”
  2018年以来,舍得酒业、贵州茅台、青青稞酒和五粮液等诸多上市酒企都有中高层离职现象,但却鲜有酒企拒绝向离职员工支付补偿金,并追讨已经支付绩效奖金的情况。
  据悉,不过三个月之久,青青稞酒管理层大换血,职工监事、董事、董事副总经理、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纷纷离职。
  为何短时间内董监高集体离职,青青稞酒方面公布的理由全部是因为个人原因,但外界也有不同的声音!
  无独有偶。
  2018年3月,酒鬼酒发布公告,中粮酒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浩兼任酒鬼酒董事长,中粮酒业副总经理、长城酒事业部总经理、进口酒事业部总经理李士祎兼任酒鬼酒副董事长。至此,酒鬼酒新领导班子落定。
  业内人士表示,经过两年多的调整,酒鬼酒在顶层设计、团队构建和产品策略上进行了梳理和调整,酒鬼酒更加迫切希望能够重回一线阵营。
  2019年,白酒行业将彻底告别“高速增长”,并进入“中速增长”时代,同时,高端白酒竞争趋于白热化,因此,白酒企业中高层离职将是大概率事件。

分享到:


网友评论:

  • 阅读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